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鑫宝轩画廊的书画经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权威鉴定每件藏品均附有鉴定证书协会本着真中求珍诚中求成的严谨态度对广大会员藏家内部交流。
 
·
聂鑫会长当选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
·
聂鑫会长在京参加胡耀邦夫人李昭追悼大会
·
聂鑫秘书长与蔡国声先生聚会!
·
2017年1月13日,中国第三届古建筑保护与利用学术研讨会暨古建筑保护成果及材料展在京举行。我会聂鑫常务会长参加了研讨会
·
拍卖行成交榜出炉 今秋谁赚得最多
·
花钱的本质决定其收藏地位
·
华中文交所首场艺术品拍卖会落槌,成交率高达85%
·
澳门中信首届邮轮艺术品拍卖会即将举槌
·
“胖美人”赢得世界目光
·
神秘而柔美的女性笔触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在沈发现七色圣旨


清史专家阎崇年称十分难得 

    2月7日,我国著名清史专家、北京满学会会长阎崇年来沈,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竟在沈阳看到了一件民间刚刚发现的康熙圣旨,他兴奋地说:这是他所看到的最好的一件七色康熙圣旨。 

    康熙圣旨的来历 

    这件康熙圣旨全长近三米,分黄、红等七色,织锦上还均匀地分布着朵朵祥云图案。从内容上看,这是清康熙二十年(1682)十二月二十四日,皇帝表彰当时盛京一级防御(国家二品大员,陪都最高军事长官)阿克占的母亲阿克占氏,册封她为诰命夫人。圣旨的拥有者是沈阳59岁的张先生,他说:这件圣旨原是他战友家的祖传之物,上世纪七十年代,战友要结婚时特别困难,于是他把自己全部家底1000元钱都借给了战友。战友看张先生喜欢搞收藏,便把这件圣旨送给了他。20多年前,他曾经在北京请故宫博物院专家看过这件圣旨,专家认为是清康熙年间的真品。后来,张先生回到沈阳居住,为防止意外,他便把这件圣旨用牛皮纸包了好多层,压在了箱底再也没有示人。欲将圣旨捐国家到了这道圣旨颁发320多年后的今天,张先生为了再次求证圣旨真伪,将它拿到了辽宁省收藏家协会,于是专家们亲眼目睹到了这件完好的圣旨。正巧著名清史专家阎崇年来沈,于是也请他帮助鉴赏。 

    能在沈阳民间看到如此珍贵的圣旨,阎崇年十分惊喜,他对此给予了很高评价:如今皇帝诰命大多收藏在中国历史档案馆,流传在民间的极少,这件康熙年间文物价值很高的圣旨,经过这么漫长的时间能够流传并保存如此完整实属难得。省收藏家协会秘书长聂鑫向记者介绍:古人所说母凭子贵,在这件七色圣旨中最能体现出来。圣旨分为三色织锦、五色织锦和七色织锦三种。七色织锦是最为珍贵的一种。聂鑫说:“圣旨”有“诰命”与“诰封”之分。“诰命”是给在世的人的一种荣誉,按官级高低它又分为“诰命”和“敕命”。而“诰封”是追加给已故的人的一种荣誉。我们现在能够见到的大多是清代圣旨,清代圣旨中又以康熙、雍正、乾隆三朝质量为最好。圣旨上钤盖的玉玺多为满汉合璧,满文在左汉文在右,圣旨多用墨和硃砂分别书写,一般用满文、汉文分别书写,极个别的圣旨会加用第三种文字,如:藏文、蒙古文等。就在记者采访此事时,持有该圣旨的张先生表示:如有可能,他想把这件圣旨捐给沈阳有关文博部门,因为这件圣旨与沈阳的历史有密切的关系,值得研究。

    沈阳七色圣旨引起专家重视 

    报纸刊登了《沈阳民间惊现七色康熙圣旨》一文后,立刻引起了辽沈地区文博专家的重视。2月13日下午,沈阳市文物局、沈阳故宫博物院的四位专家,专门对这件近3米长的七色圣旨进行认真的观察、研究。 

    沈阳故宫研究室主任佟悦一边用放大镜观察一边说:这件圣旨很有价值,因为它是目前发现仅存的与沈阳有直接关系的圣旨。从时间上分析,该圣旨应是在清朝政府平定了“三蕃之乱”后为作战有功人员而颁发的。这类圣旨应该同时发一主一副两份,主要的一份奖励盛京防御恩退,以表彰他的战功,另一份就是眼前的这件圣旨,它是康熙二十年颁发给恩退父母的,以表彰他们育儿之功。因此具有历史、文物和研究价值。 

    佟悦介绍:真正的圣旨并不是全黄色,而有五颜六色,颜色越多,级别越高。多彩圣旨颁发给五品以上官员,有金黄、大红、咖啡、赭石、橘黄等色,锦缎底纹一般有仙鹤、狮子、卷云等图案,绚丽多姿,雍容华贵。发给五品以下官员的圣旨颜色单一,为纯白绫。圣旨均为33厘米宽,长的有5米,短的约3米。眼前这件七色圣旨所采用的布料,是清康熙时“江宁织造府”专供皇宫颁发圣旨而织就的提花锦缎。 

    圣旨内容先由翰林院撰拟,然后经内阁大学士奏定后,再按品级填发。记者看到眼前这件圣旨用满汉两种文字书写,汉文从右向左写,满文从左向右写,两种文字均向圣旨中间延伸,书写结束后,钤上皇帝玉玺。佟悦介绍说:这是清代圣旨的统一书写格式。书写圣旨者是由皇帝从进士中亲自选拔出来的最优秀者的“庶吉士”来承担的。(注:庶吉士为翰林院短期之官职,相当于现在研究生。清代翰林院被称为“储才”之所,是官吏的摇篮。三年后庶吉士经过考试,成绩优良者留翰林院任职或派各地做官。)由于圣旨从拟稿到缮写都是顶尖文化高手,因而圣旨在颇具史料价值的同时,也极具艺术欣赏价值。 

    辽宁省档案局副局长、研究馆员赵焕林在看了圣旨后也认为,此圣旨与省档案馆里保存的清顺治年间圣旨的书写规范一致,锦缎基本一样,而且在民间能保存得如此完好,相当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