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鑫宝轩画廊的书画经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权威鉴定每件藏品均附有鉴定证书协会本着真中求珍诚中求成的严谨态度对广大会员藏家内部交流。
·
聂鑫当选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罗哲文基金管理委员会委员
·
聂鑫与姜力华先生参观苏州园林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九十八岁高龄的宴少祥老先生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郭西河夫人赵晋如老师
·
聂鑫先生看望了辽宁省佛教协会会长照元法师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肖作福为协会赠书
·
著名画家齐良芷为协会秘书长聂鑫作画
·
多位名家为协会题字
·
聂鑫、赵洪山我省两位专家应文化部之邀赴京参加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年会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在沈发现七色圣旨
弘一法师书法作品渐成收藏市场热点 来源可靠的极少
在近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弘一法师书法作品的出现,犹似清流濯洗人心,让人感受到另一种书法境界,很受藏家青睐。在刚结束不久的2017西泠春拍上,弘一法师1935年名作《人生之最后》毛笔完整手稿以402.5万元成交,该作品为所用付梓的最终底稿,是近年来出现最为重要的弘一作品之一。

  今年是弘一法师圆寂七十五周年。共收集作品近500件,为迄今为止最大的弘一法师书法作品集的《弘一大师法书集》日前在上海书画出版社正式出版。据介绍,该书所有图片都是原作拍摄,所拍摄作品来自上海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温州博物馆、上海龙华古寺、福建开元寺等文博单位,加上全国专家组的审核,作品质量较高,基本确保所收录作品无伪作。

  晚年独创书风“弘一体”

  弘一,俗名李叔同。原籍浙江平湖,生于天津,是近代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也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文学艺术人才。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被后人尊称为弘一法师,1942年10月13日于福建泉州温陵养老院圆寂。

  作为一代艺坛宗师和南山律宗高僧,弘一法师晚年更以风格独创的“弘一体”而成为近现代中国书法史上的代表人物。然而,世人皆知弘一法师作书,但许多人并不知弘一法师书法的“书意”、“禅意”何在。此次出版的《弘一大师法书集》,将诸多公藏弘一法师的书法作品分作品卷以及文稿手札卷精印出版,以期全面展示弘一法师的书法艺术的高度以及人格魅力,其中福建开元寺诸多精彩之作皆是首次出版,极为难得。

  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方爱龙对弘一法师书法深有研究。据他介绍,弘一法师剃度出家前的书法,可统称为“俗书”。在这一阶段,他的总体书风,一如时人,受到晚清以来势如波涛的碑学思想的影响。具体表现为,在篆、隶上主要先是宗法清人时贤,后及秦篆汉隶,在楷法上深受北朝碑版的影响兼及钟、王小楷,在行书上主要取法宋人苏轼、黄庭坚。而剃度出家后的弘一书法,则统称为“僧书”。

  方爱龙认为,1924年至1927年,可称为弘一书法的变法探索期,这一时期也是他形成自己“僧书”时代个人书风的起步阶段。而他与前期书风发生裂变的行为起因,完全是因为他接受了平生最为服膺的近代高僧印光法师在1923年的反复规劝:“写经不同写字屏……若写经,宜如进士写策,一笔不容苟简,其体必须依正式体。若座下书札体格,断不可用”“接手书,见其字体工整,可依此书经。夫书经乃欲以凡夫心识,转为如来智慧。比新进士下殿试场,尚须严恭寅畏,无稍怠忽。能如是者,必能即业识心成如来藏,于选佛场中可得状元。”方爱龙说,正是在印光的教导与启发下,弘一把他出家后最为重视的广结善缘、弘扬佛法的书经作品和日常书札从书写技巧上加以了区别对待。从此,弘一基本上不再涉及草书,即使是行草书也只是在书札中运用,而在书经或其他弘法书件中则主要以楷书或行楷为主。并在1928年至1932年间明确地形成了迥然有别的两种“弘一体”。

  “悲欣交集”,这是弘一法师1942年10月10日(农历九月初一)下午写在为黄福海题写纪念册起草文字的废旧稿纸上写下的四字绝笔。在方爱龙看来,此时的弘一法师打通了佛道与人性的两碍情结,顺畅地连接了自己一生的“悲”与“欣”的心路历程。“从某种意义上说,‘弘一体’是弘一法师在书法上的一种追求,而既然是追求,必然有刻意的心理。‘悲欣交集’心境下的弘一法师,才是最真实的弘一法师,是进入了无碍心境的弘一法师。”

  作品来源可靠的却极少

  “庄严,肃穆,安静,本分——基本就能概括弘一法师书法的面貌。我相信这跟他的为人、性格,以及所从事的弘扬佛法的心境是息息相关的,从他早期的书法到晚年的书法,都能看出他一步一步在变,我相信这是他心境的变化。”北京匡时中国书画部业务经理程良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弘一法师作为近现代佛学领域的泰斗级人物,其书法研究和造诣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人们对弘一法师的书法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如果从学术角度来说,弘一法师的书法有别于传统书法的路径,有其独特风格,我认为在整个中国书法史里,也是能有一席之地的。”

  据了解,弘一法师的书法作品日渐成为收藏市场的热点。在北京匡时2011春拍“辛亥百年名人书法专场”中,由刘质平旧藏的一批弘一书法精品,总成交额5000多万元。同年,弘一法师的名作《华严集联三百》在上海天衡的大型秋拍上以6095万元成交。2014年,在西泠印社十周年庆典秋拍上,弘一法师行书“放下”,书意俱佳,最终以471.5万元成交。当时有人言一个字值200多万元,虽贵却值。而在2015年西泠印社秋拍上,弘一法师的楷书作品《圆觉本起章》则以3277.5万元成交。

  对此,程良峰表示,无论从书法学术史的地位,还是从现在的书法市场角度来说,弘一法师的书法都有一定的高度。“这么多年来,中国的艺术品拍卖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年,弘一法师的书法作品比较受藏家的追捧。综观原因,我认为最重要在于,改革开放以后,随着经济的高度发展,人们的精神生活有焦虑,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些不平静,特别是当很多人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对佛教安宁境界的向往可能会更多一点。”也因此,程良峰认为,由于市场本身也存在需求,随着时间的推移,弘一书法的价格基本上一直在涨。“当然还存在一个原因,弘一法师的书法数量也不是特别多,毕竟他不是专业的书法家,而是通过书法这个媒介来传达弘扬自己的佛法,表达自己对佛法的理解。”

  诚如方爱龙所言,弘一法师在书艺上可谓“勇猛精进”,其在成为一代高僧的同时而又成为一代书法大家,正与他早年所极力追求的“士应文艺以人传,不应人以文艺传”的人生宗旨相“合拍”。

  尤要一提的是,近年来市场涌现的弘一法师作品虽多,来源可靠的却极少,其中以刘质平旧藏最为权威和受市场追捧。为此,程良峰建议,在收藏弘一法师书法作品时,一是要参考权威的出版著录,二是要具有可靠的来源出身,而出自这两种渠道的作品价格也一定不会低。“我相信未来弘一法师书法的市场价值肯定还会有一个提升,或者说有更好的价格出现。” 程良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