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鑫宝轩画廊的书画经辽宁省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会权威鉴定每件藏品均附有鉴定证书协会本着真中求珍诚中求成的严谨态度对广大会员藏家内部交流。
·
聂鑫当选为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罗哲文基金管理委员会委员
·
聂鑫与姜力华先生参观苏州园林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九十八岁高龄的宴少祥老先生
·
聂鑫先生看望了著名画家郭西河夫人赵晋如老师
·
聂鑫先生看望了辽宁省佛教协会会长照元法师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名誉会长肖作福为协会赠书
·
著名画家齐良芷为协会秘书长聂鑫作画
·
多位名家为协会题字
·
聂鑫、赵洪山我省两位专家应文化部之邀赴京参加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年会
·
辽宁省收藏家协会在沈发现七色圣旨
乾隆的审美没有那么村 而是古典端庄
从《戏说乾隆》到《还珠格格》再到《如懿传》,乾隆皇帝一直是大众关注度最高的古代君王之一。近来,又有诸多对于他审美的讨论,掀起热潮——“点赞狂魔”“弹幕鼻祖”“农家乐风”“繁复小碎花”……这位文治武功、饱读诗书的帝王审美真是这样吗?对此,来自故宫博物院的研究人员们有话说,他们要用一场展览,用乾隆帝生前最爱的收藏与御制的器物,为乾隆帝的审美来“正名”。美术报邀请到了来自故宫博物院宫廷部宗教文物组的专家、本次展览筹展组的成员马晟楠,为广大读者说说“乾隆审美”这件事。

  美术报:很多人都戏称这次展览是乾隆皇帝“第七次下江南”。这次乾隆皇帝相关的文物藏品走出宫门“下江南”,为观众带来了怎样的一场展览?

  马晟楠:这是一个比较全面展现乾隆个人才能和那个时代整体情况的综合性展览。我们的目的是给大家介绍乾隆帝这位历史上的明君崇高的形象,展现他文治武功的一生和他个人化的喜好、情感,以及整个时代历史的、政治的、军事的概况。

  美术报:我们从网络上可以看到很多人评价乾隆帝的审美是“农家乐的土豪风”,从展览介绍中也了解到这次的展览有一个目的,是为了给乾隆审美做一次“正名”。乾隆的审美究竟是怎样的呢?

  马晟楠:乾隆帝的审美倾向,还是很正统、古典、端庄的。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他的收藏还是御制的器物,从这些文物上都能看到很明显的这种倾向。他喜欢古典的器物,比如我们这次展览的一级甲等文物“宋官窑洗”,莹润典雅。另外,“兰亭修禊图插屏”则是乾隆皇帝存放《兰亭八柱帖》的装匣,他不断地收集《兰亭序》相关名帖,将冯承素、褚遂良、虞世南临摹的《兰亭序》墨迹,以及《柳公权书兰亭诗并后序》《董其昌临柳公权书兰亭诗》《内府钩填戏鸿堂刻柳公权书兰亭诗阙原本》《御临董其昌仿柳公权书兰亭诗》《于敏中补戏鸿堂刻柳公权书兰亭诗阙笔》,合为《兰亭八柱帖》,存放其中,可以看到他对古典艺术的崇敬。这次出展了很多乾隆御制的书画,也都可以看到这种审美倾向。这些都不是花哨的“农家乐”风格。如果要全面地了解乾隆的审美,大家可以去翻阅《石渠宝笈》《西清古鉴》等这些他主导编纂的文献和他的御制文、御诗,再下结论不迟。

  美术报:乾隆帝一生曾六下江南,对于西湖也是情有独钟,江南对他的审美有怎样的影响?

  马晟楠:我们从史料中可以看到很多江南地区对乾隆帝审美的影响。这次展览的展品中可以看到许多他为江南美景所作的题咏,他还御笔绘画了江南的风景。他在北京仿制了很多江南山水,比如在圆明园中仿建杭州的西湖十景和海宁的安澜园,在颐和园中仿建苏堤。大臣董邦达绘画的《西湖八景图》卷、王芳岳所绘的《五百罗汉堂》卷等等,描绘的都是乾隆帝在京城中营造的西子湖山。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在紫禁城很多宫殿的营造方面,乾隆帝有一个非常私人化的喜好,他喜欢一些很小的室内空间,内装修十分精致,这些都是江南审美对他的影响。

  美术报:从现存的乾隆帝肖像绘画文物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有很多“cosplay(角色扮演)”的造型,模仿古时的圣贤,再请画师画下来,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马晟楠:对于这方面,在美术史上有很多的研究,也有不同的看法。我仅谈谈自己的观点,其实很直接,他是受到他父亲雍正帝的影响。雍正可能是这种“cosplay”的创始人,他甚至cos过与小猴子一起摘桃子这样趣味的形象,还有包括雍正的《十二美人图》等很多绘画都用了cosplay的形式。所以说在乾隆的时期,这应该是宫廷美术的范式之一。具体乾隆帝cosplay的用意,我个人还不能下结论,但这种形式,不是乾隆独创的。

  美术报:近几年关于乾隆皇帝的展览比较丰富,香港、南京、成都等地举办的乾隆皇帝相关的展览都获得很多好评,这次杭州的展览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马晟楠:这次的展览是综合性描述乾隆个人的展览,所以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器物部、宫廷部、图书馆等相关部门都有参与。一方面,在内容上更丰富了;另一方面,这次展览特别增加了乾隆帝与浙江地方关联的相关单元,也成为展览最大的亮点。有一套青玉的《乾隆帝御题西湖十景诗》册。这种玉册的形式,在乾隆之前基本没有,因为直到乾隆平定西域以后,和田的玉料才能非常畅通地进入宫廷。乾隆做玉册一般都是为了纪念很宏大的事件,像这次的展品中还有一件是他纪念平定台湾的,但他为西湖做玉册就属于比较享受的状态了,他觉得这是自己心之所向的地方。包括在许多有西湖风景的画卷上,他都会表达:我在写这个东西的时候回忆起南巡,这让我非常开心。乾隆帝也御笔绘画了《西湖图》。这次我们也选了4件和杭州有关的诗稿,都是首次公开展出,可能摆在那并不起眼,但如果是研究他的书法,手稿的价值无可替代。

  让故宫的文物活起来,让展览更加丰富,让观众走进展览走近文物,我们每一个故宫人都在为此努力。这次和浙江博物馆合作的展览,对故宫而言规格和规模都很大,特别难得的是有一批一级文物出宫,一级甲等藏品出故宫要经过很多严格的手续。我们与浙江博物馆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对接、研究,经过多次修改,在出展文物方面也做了很多种选择,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也很好地将展览呈现出来。希望浙江的朋友以及各位来到这次展览的朋友能够喜欢,可以更直观、客观地看到这样一位“盛世天子”乾隆皇帝。